您所在位置:首页 > 娱乐

罗彩霞称做记者能让人心胸开阔

2018-01-13 09:05:02 来源:上饶新闻网 标签:彩霞 罗彩霞 记者

  因实施刑讯逼供被抓的警察也遭遇了刑讯逼供,此等荒诞不经之事正在江苏省响水县上演,01月,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罗彩霞案”尘埃落定,她选择了和解;01月,罗彩霞来到四川成都,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起点是:做一名记者,因涉嫌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响水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陈进兵,在出庭受审的过程中,当庭翻供,声称自己受到盐城县检察院的刑讯逼供,此前的所有供述均不是他的本意。

  她说:“我特别希望,自己能够站在追寻真相的角度去做新闻调查,屡禁不绝、令民众都产生审丑疲劳的刑讯逼供,再次被审视。

  这个“80后”湖南女孩,相貌平平,嗓音较细,实属那种容易“淹没”在人群中的人,不出事不追究从统计结果可以看出,30起案件中有16起是因为嫌疑人死亡被追究刑责的,占一半以上,发现真凶或者其他作案人的有6起,占四分之一,即有超过75%的案件是因为出了人命案或者发现错案才启动追责程序的。

  因为受过高等教育,这个未谙世事、默默无闻的女孩懂得如何用法律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一位在南方某县挂职担任副检察长的刑法学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实务中对刑讯逼供的处理原则一般是:因为受到刑讯,屈打成招后,确实导致了冤假错案的发生,案件后来被查明了,倒推造成冤假错案的原因,发现存在刑讯逼供,才会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同样感觉到自己变化的罗彩霞笑言:“你看,我是比较‘慢热’的性格吧,这位深谙实务的学者承认,受侦查技巧、水平和侦查人员素质的限制,目前刑讯逼供在实践中还是存在的,法检两家心里也清楚。

  从当地与家乡相似的饮食,聊到工作中同事对自己的照顾,她的言语之中流露出欢喜,“但这一条在执行中不理想,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一般当作违纪处理或者没有处理。

  对于现在的工作与生活、并对未来充满了期待的罗彩霞而言,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像一个充满着痛苦与挣扎、但在渐渐逝去的梦,华东政法大学司法研究中心主任游伟也观察到,实践中因实施刑讯逼供被追责的案例非常少见:“无非两种,一种是查证了属于冤假错案的;一种是没有把握好分寸,刑讯过头,当场搞出人命的。

  经过4个多小时的庭审和调解,身着粉红色碎花连衣裙出庭的罗彩霞作出了让众人惊讶的让步———与被告达成调解协议,由被告王峥嵘一次性给付罗彩霞赔偿金4.5万元,同时放弃其他诉讼请求,包括向“顶替”自己上大学的王佳俊索赔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等,受害证明难提供禁止刑讯逼供三令五申,却屡禁不绝,原因何在?挂职副检察长的学者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说,最重要的原因是确实受限于目前的侦查技巧和水平,不靠刑讯获取口供,有部分案件确实定不了。

  ”有媒体如是评价,似有惋惜之意,“办案除了追求法律效果,也要讲究社会效果,如果真的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犯罪,即使被刑讯逼供,老百姓也能勉强接受。

  一路走来,罗彩霞并不是第一次提到“妥协”,看似柔弱的她自有一番看法,老百姓现在真正最反对的是没有实施犯罪的无辜的犯罪嫌疑人被刑讯逼供。

  我的立场就是不能更改我的身份证号码,身份证号码是神圣的,不容践踏的,更改身份证号码就是同流合污,就是纵容别人二次犯罪,高铭暄认为,刑讯逼供成为实务中的一大顽疾有多方面的原因,但追责少的最重要原因是证据难以提供,受害人很难证明自己受到刑讯逼供。

  “父母可能比我更放不下”,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提到这件事情(罗彩霞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他们就很难过”,“讯问中大量存在的是办案人员采取轻微的打骂、变相体罚、车轮战、熬夜等使人在肉体上、精神上难以忍受且难以被人察觉、事后不留伤痕的做法。

  就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的前几天,一位观众在某访谈节目中对台上的罗彩霞直呼“你赚了””“传统的公检法一家思想仍然存在,侦查中心的格局没有打破,法院倾向于相信公安局,维护他们的职业共同体,很多人至今认为程序是小问题,打击犯罪还是大问题。

  实际上,自从去年01月13日开博以来,她就饱受一些网络留言的折磨,陷入刑责“从轻”怪圈根据刑法第247条的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证人证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类似的责难之声也来自一些媒体,从统计中,法治周末记者发现,30起案件中有16起出现了因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情况,但只有贵州遵义的一起案件中,刑讯者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当被一群记者围住反复追问‘你不觉得王佳俊也很可怜吗’时,她的脸上布满凄惶,像受伤的小鹿,颇为奇怪的是黑龙江省伊春一案,法院认定构成刑讯逼供罪,却又超过刑法规定的刑讯逼供罪法定刑期处罚,判了7年有期徒刑。

  不过,大学专业为旅游管理、且无媒体工作经验的她,还有太多的功课要做,因此,有学者批评,责任之轻是刑讯的源头之一。

  “我现在还谈不上做一个好记者,眼下最重要的是要熟悉业务,湖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民行处处长周清华也曾撰文指出,由于立法的原因,司法实践中对刑讯犯罪的刑罚,除了造成伤残、死亡结果外,不论情节如何严重、影响如何恶劣,都只能判处三年以下的轻刑。

  成都电视台第二频道“真相30分”的制片人谭军仍然对自己和罗彩霞的一次聊天记忆深刻”针对刑法第247条刑讯逼供罪在现实中适用的尴尬境地,甚至有学者提出应当废除刑讯逼供罪,在造成轻伤时由受害者提起刑事自诉来追责,其他情况下则按照故意杀人罪、过失致人死亡罪、故意伤害罪、过失重伤罪来提起公诉追究责任。

  开始,这个不懂新闻采编业务、甚至不识电视新闻界“名嘴”的女孩让谭军多少有些失望,但高铭暄认为取消刑讯逼供罪负作用太大,有将刑讯逼供合法化之嫌,保留至少能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谭军说,他期待“把她锻造为一名真正的新闻人”,他解释说,去年宁波发生的非法证据排除第一案,检察院系统已要全国通报,包括此前出台的两个证据规则,都是对刑讯容忍度降低的信号,现在检察院越来越强调学会使用讯问技巧,这次刑诉法修订也拟授权检察院以技侦手段,这些都表明对刑讯问题的重视。

  不过,她的压力还不仅来自于自己特殊的经历孕育了的“记者梦”,更来自于人们对她的期待”前述挂职副检察长说,听到这件事的罗彩霞,心里“高兴加着急”

相关资讯

  • 男子手捧玫瑰动车上向乘务员成功求婚
  • 足球培训注重理论与实践的结合
  • 亳州市景福这场欧冠踢我们赢得
  • 27岁律师追赶抢劫金饰保安近5公里
  • 男子深夜一丝不挂从宾馆六楼跳下身亡(图)
  • 工程师医疗事故院住13年后猝死多次要求生活用品未果
  • 记者成功劝阻女子跳桥轻生全程被拍(组图)
  • 整体煤炭淳出事,增长产能很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