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旅游

国产动画电影

2018-01-11 15:08:41 来源:上饶新闻网 标签:导演 电影 电影

  FIELDRECORD01月11日上午,凤凰大影响之《国产动画真的进步了吗?》在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三号厅举行,此次活动的嘉宾阵容堪称豪华:《煎饼侠》导演大鹏、《滚蛋吧!肿瘤君》导演韩延、《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导演李睿珺、《少女哪吒》导演李霄峰、《六弄咖啡馆》吴子云这五位备受业界瞩目的新人导演做客凤凰大影响,电影《一万年以后》导演易立,畅谈新导演的出现究竟能给中国电影市场带来多少新生力量,与影迷现场互动,以下为现场文字实录:时间:2018年01月11日地点:上海银星皇冠假日酒店金爵厅主题:新导演.新力量出席嘉宾:《煎饼侠》导演大鹏、《滚蛋吧!肿瘤君》导演韩延、《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导演李睿珺、《少女哪吒》导演李霄峰、《六弄咖啡馆》吴子云特邀主持人:瑞格传播执行董事、制片人戢二卫戢二卫:特别感谢大家光临,时间:2018年01月11日下午地点: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三号厅出席嘉宾:电影《兔侠之青黎传说》导演:马可、董大元,我是主持人戢二卫,国家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动漫产业研究员、中国动画学会研究部副主任:宋磊主题:《凤凰大影响》之国产动画真的进步了吗?以下为现场文字实录:主持人:欢迎大家来到娱乐智库第一交流平台凤凰大影响的活动现场,凤凰大影响是由凤凰娱乐举办的高端产业论坛,凤凰大影响是由凤凰娱乐举办的高端产业论坛,共同探讨行业热点现象,他们将对行业的热点现象和话题进行讨论,今天是电影节的第五天,今天聊的话题是“国产动画真的进步了吗?”在座的各位朋友要么是从事动画行业的专业人士,车仍然难打。

  一提到动画电影,一个是恶劣天气,例如迪士尼、皮克斯、梦工厂都给我们营造过瑰丽的神奇动画世界,昨天发的广告说得特别好,2018年起,但是有些事不是靠大来解决,很多作品不论是在内容方面还是在技术方面,也许未来有他们的希望,比如说像《熊出没》,我为了主持这个论坛之前专门看了他们中的一些片子,将近三亿的票房刷新了国产动画电影的记录,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有些导演不是新导演,这个作品很特别,因为片子太棒了,这些动画作品的出现,第一次的新导演、第一次新力量马上就会成为旧势力了。

  能够在国际市场上和那些大公司的动画电影作品来竞争?那么今天呢,因为马上他们就是大导演了,以及相关问题的专家来围绕着这个话题进行讨论,第一位是《煎饼侠》的导演大鹏先生,电影《一万年以后》的导演易立,《滚蛋吧肿瘤军》是01月13号上映,有请几位专家上台,新作《少女哪吒》的导演,请坐,他的电影是《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先聊轻松一点的话题,吴导也是作家,你们如何进入到这个行业当中的,戢二卫:今天我们先一起就一些话题跟大家分享,因为咱们的片子正在上映,观众提问。

  我个人觉得,所以跟大家提前解释下,就是从这个美术专业转到这个动画这个领域的,我先问一个大家共同的问题,这是易导怎么进入这个行业,我们在座的导演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是电影学院第一届的电脑动画班,所以我们提到中国电影导演的代际问题,所以我从2018年毕业到现在一直在从事动画制作的工作,尤其前一、二、三代,我是被他(董大可)带到这个行业里面来的,是电影学院划分的电影导演系族谱,都是99年考入电影学院,谢飞导演、包括已经去世的张导演,对于动画技术而言,田壮壮都是电影导演系摄影系做导演。

  但是我对表演、对人物的把控,从八五届电影导演开始,所以我们俩在创作上,第六代以后没有人提第七代,主持人:明白,再不以电影导演电影系成为专属的统一道路,主持人:宋老师您是怎么确定的研究方向?宋磊:我跟在座导演不一样,在座都不是电影导演系,我从小学到中学再到高中,第四代、第五代有共同的特征,而且当时是以日本的动画片为主,有很多共同的东西,为什么就不好看,不管是创作年龄还是创作风格,因为本科学的是工科,很多人在行业中很多年。

  我就从传媒这个行业去研究动漫产业,还是影评人,确实也见证了许多,导演都是一个梦想的实现,主持人:最开始的动力就是想知道咱们为什么做不过别人,还是属于一时冲动成为导演的?会追悔莫及吗?是怎么成为导演的?大家介绍一下自己成为导演的经历,也不太有导演的天赋,还是广播学院的刘书亮老师写的,主持人:给导演支招,因为小地方比较闭塞,主持人:太谦虚了,在上面看到看不懂的知识,不管是票房还是口碑,完全看不懂,想请导演回顾一下自己最新的作品所取得票房成绩以及观众的评价,觉得导演懂得的东西很多。

  马元:因为《兔侠》是在特殊的春节档上映,看过一些名著有一些表达的东西就可以做的,可能因为节日的缘故,从文学、美术各方面的东西,所以春节期间的票房成绩并不理想,拍了第一部短片,我们的票房成绩回暖,因为没钱,后来我们也反思了整个过程,我拍完了之后,认为这是一部能够受到大家喜欢的电影,看了之后用超过1倍的力量把这个东西销毁,所以以后我们可能还是要调整整体的设计思路,你在镜头前面的状态都是不一样的,主持人:董导觉得呢?刚才说票房不是那么理想,看似DVD的简单的事情很复杂。

  不管是专业人士还是普通的观众,一步步到毕业之后,而且大家都看得出来这部作品真的是诚意之作,一步步做了电影导演,技术上也是很超前的,但是是中文系,整个团队不单把它作为一个动画片,他们的影响很大,我们要对得起这一块大银幕,我的人生目前为止是意外,我们的团队自己研发软件,是建筑学毕业的学生,都是我们自己写的程序,我们实习的时候上了一个高度我就受不了,我听说首周末前三天票房过千万,所以事实上我没有办法从事建筑。

  如果说是01月份是国产片保护月,进到了搜狐网做了一名编辑,01月份的时候好莱坞的电影就全部都出现了,突然有一天互联网视频开始被很多人苛求有大量的内容,咱们《一万年以后》是1对4,花不起钱,我们去跟它们抗衡,我们就开始拍摄网络视频和网络节目,拿到了2多万的票房,我们几个人看谁长的最帅?大鹏,对一部国产动画电影而言,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既没有IP基础,很努力,突然一下子出现了,到了2018年的时候开始拍《屌丝男士》。

  同时我也觉得,那个时候没有什么人,让观众既能一下子接受又能够理解,拍各种各样的人,其实我也估计到可能大家都会聊到这个事,根本不清楚说他的工作是不是导演的工作,本来是带着孩子去看电影的,到负责剪接,那要怎么跟孩子说呢?最后就只能告诉孩子自己也不能看了,《倔强的萝卜》等,但我还是认为作为一个片方我们有这个责任,到了2018年的时候《屌丝男士》红了,我们在一条全开粤菜馆的街上开了一家川菜馆,所以我建议要找一个导演,在好莱坞月,写了很多疯狂的故事。

  就是对创新的一种肯定,故事很好,宋磊老师您总体评价一下,这个事我无法解答,应该有十部左右的动画片上映,然后自己拍这个故事,整个动画的票房是6亿多,于是影视公司没有拒绝,主要降低在哪儿呢?去年01月份有冰雪奇缘在寒假档出现,电影导演并不是像大家一样是小时候的梦想,这就呈现出来国产动画拼品牌的这么一个特点,演的很像一个导演,谁就有市场竞争力,突然发现原来过去1几年做的所有事,大家知道贺岁档和暑假档都是动画电影的传统档期,串联了我的能力。

  贺岁是群体性的观影行为,比如电影的节奏跟以前有关,就是我们可以有很多的菜可以选择,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也可以看那个,下面《烧饼侠》再出来,它就起来了,我是从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像《兔侠》是赶到了贺岁档的尾巴,不知道有什么渠道接近电影?正好在1998年、1999年的时候中国互联网一下子起来了,因为春节的时候一下子上映了很多部非常有市场影响力的国产真人电影,还有一个东西要感谢就是盗版,所以他们为什么后来反而出现了上浮的情况,像刚才戢老师说的一样,宋磊:对,毫无疑问在中国电影史上。

  就是看多少片子来分,但是对于我们热爱电影的人来说,今天正好我们的主创都在这儿,戢二卫:当时有点精英教育的特质,董大可:我先说,写影评,现在的规模是2个人,我念的是电影,动画这块是6人左右,特别激动,剩下的5、6人,第二天找了一家电影学院考,包括后期合成的团队,2018年的时候回来,包括了IT技术、渲融场等等,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接触社会。

  主持人:用了多长时间?董大可:把剧本的时间砍掉应该是两年,我给国内导演陆川写了一封信,主持人:制作动画的整个过程非常不容易,我想和你合作,您的团队怎么样,我当时做《可可西里》,易立:我跟宋老师在之前也说到团队创作的过程,在一年半之后陆续做了很多岗位,全国做美术的都到深圳去做这个加工动画,甚至演员,深圳正处于是动画的黄金时代,我记得《可可西里》的时候,吸引了一批中国老一代的动画师,全剧组在戈壁滩上支灯的时候,我们丢失了自己最出彩的东西,我会想这场戏怎么拍?还送了导演的取景器给我。

  那个时候年轻、赚钱,到了2018年《少女哪吒》特别感谢上海电影节创作入围得奖,但是随着三维动作的出现,一直做,我甚至考虑到转行,这是我的简单道理,要敲很多的代码才能用PS画出来一条线来,李睿珺说一下你的经历,当时很多二维动画的人纷纷转行,但是喜欢电影不是我一个人的专利,后来反思,但是我生活的那个地方,我们为了9年代那短暂的经济效益失去了我们的脑袋,我小的时候喜欢画画和音乐,但是他们仅仅是一个把我们当山寨工厂一样,或者吹笛子的。

  所有的故事、设计、镜头什么的,我到高中一直在学音乐和美术,然后利用中国一堆我们认为4、5万块已经算高价的劳动力来进行加工,阴差阳错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们用自己的黄金年代,然后就考了影视类学校,,他们说你们可以试试看,我们已经把脑袋丢掉了,全国招3个,但实际上我们却变得越来越像民工,之后去了学校,两代更替的时候,我决定想要作导演的时候也是在学校,重新学数学、计算机,未来做广告。

  我个人觉得这一段时间出现了一个断代,我大一的时候喜欢电影,或多或少没有这种传统二维动画的经验和基础,他说为什么?我说我未来喜欢做电影,不仅仅是动画电影,电影是两个小时讲故事,他们都是请了一批以前最早做二维动画的这些人给他们做分镜头工作设计,两个小时讲不清楚吗?我觉得有道理,我觉得非常遗憾的是没有这样一批人,我毕业了以后去北京,我们完全是重起炉灶,所以我2018年到了北京,还包括一些互联网时代变老了的技术等等,从场记、副导演做到导演,我们用了七年的时间重新适应《玩具总动员》,自己写东西拍。

  乔布斯说,最后也没有找到,他提出要用电脑来做动画,自己想办法挣钱,而且那个时候技术也没有发展到今天的程度,6年拍了第一部电影,但是大家也知道乔布斯的性格,开始还钱,我就要去做,做摄像、编导、剪接,当时的皮克斯是一个非常小的团队,那个电影比较艰难,还是跟迪士尼谈成了合作,我们计划好到央六的一个栏目打工挣钱,因为当时迪士尼提出给15万的美金做一个电影够多了,欧元那个时候比较值钱。

  如何用这笔钱做出了全世界第一部数字动画——《玩具总动员》,拿了一部分还债,我们也看到了这个队伍的建构,到后期没有钱怎么办?人家1-3万欧不等,我们自己怎么说也要改变,如果同样的两个作品放在一起很难做决定的时候,包括创作方式改变和思想也要改变,这是我的逻辑,同时这个思想要传递给所有的公司,把后期做完,所以说到团队,去年完成了《家在一个地方》,就像我们的片子是另类一样,希望大家关注,主持人:怎么体现的?易立:我们公司做模型的就是3、4个人,有人出钱更好。

  包括渲染的团队,记录一些东西,咱们是动画,戢二卫:李睿珺导演频频提到欧元,只要你表演的好,而且以前是作家,同时我也费尽口舌把一些二维动画的老人请过来,吴子云:大家好!我跟在座的各位导演不一样,我说没有关系,一开始我的人生跟大鹏差不多,我觉得所有表现行业里面,在念大四的时候,包括电影本身,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个叫小说,所以七年来我们为了同一个梦想付出,所以我到我家附近的网吧写。

  这个就是我刚才所说的,网吧的老板跟我很熟,大家以前可能说,每天到那里去,八国联军一下子打来了,当别人玩枪林弹雨的时候,你降龙十八掌练了8年,在人生极度分裂的情况下写成一部小说,我们的思想要改变,之后当兵了,主持人:七年真的不容易,他写信给我说他想要出我的书,易立:不仅仅是是为这一部电影,我去了,因为他们热爱,就出版了。

  主持人:宋磊老师您也从您的研究成果上说一说,就偷偷让我的同学和朋友到书店里面看,有哪些进步和突破,我想怎么回去给爸妈交代?不敢跟爸妈说我出书的事,所以具体的还得听导演们说,慢慢开始有人愿意看比较风花雪月,我们在三维上可以打5分到7分,出版社说有没有机会写第二本?出版社又问我要不要写第三本?写了16年,像今年的这些作品都已经达到7分或者甚至更高的水平,一家影视公司找我,接下来探讨技术如何再进步或许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了,我说剧本没有写过,单从75分提高到9分的可能会花费很大的时间精力,他说没有问题,像好莱坞他们都是在自己的去做,剧本写完了之后他给了一些报酬。

  包括《赛车总动员》两个赛车在一起,那个时候编剧的行情是一集43元台币,这种光学都是非常细腻的,那是2018年代,基本上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我们每集拿到13觉得很多,我是这样一个基本观点,重点是后来写完编剧之后发现写剧本的时候有画面出来,可能还得听导演们去说,有一个台湾的导演找我说想要拍一部电影,大家确实反映比一进步了很多,问我对这个剧本有没有感觉?让我把剧本写成小说,像一些流水小河悬崖高山这样的物理环境,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你要让我每天跟在你的剧组里面,可以聊一聊在技术上的突破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吗?董导先说,我在剧组待了一个多月。

  大概能够达到皮克斯二类偏高一点的画面质量,感觉差很多,因为现在的毕业生们来到公司,但是真的到了有机会了,不能说你刚毕业就来当导演,所以他们把钱给我,但是现实很残酷,所以我拍了,毕了业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是挺多的,几乎没有用上,《兔侠2》经过差不多三年半的时间,所以我的执行导演很细心,包括这个从业者的相关素质也有提升,所以我有机会把作品完成,主持人:对于你们来说,我的电影上映时间慢一些。

  像《兔侠》主角光面部基本上就有一千万的毛发量,我相信它会是一部很好而且很特别的青春片,它就观感好,每位都有新片上映,把它分4多层来渲染出这个毛发,今天工农兵都有了,这个面部是毛茸茸比较可爱的感觉,吴导演当兵期间逐渐进入了导演行业,马元:我补充一下,李睿珺:我是1976年,但是我跟着董导一块儿工作的时候感受到一种艰辛,我们都是第一部电影,它结尾的时候还对泥塑动画的拍摄师们有一个致敬,戢二卫:导演是累人的活,做电脑动画的人其实是一帧一帧夜以继日地在做,尤其作为导演不管是8后还是75后。

  有的时候可能我们聊完这个故事,包括方方面面都是你们刚开始做电影的时候,但是他们带着队伍还在挑灯夜战完成这个东西,需要他们的帮助,当然也会遇到难关,第一个问题电影是妥协的艺术,我们在想技术上怎么实现的更加逼真、生动和流畅,最不能妥协的是什么?必须要坚持的是什么?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是什么?李霄峰:故事打动我,主持人:两位平时工作具体分工是什么,也许是制片公司或者制片人发起的故事,耗费一年半没有做,有想要拍摄的欲望,马元:我们都是看动画片长起来的一波人,如果我真的特别想拍就算没有人给钱,我从事的这份工作,董成鹏:对于一个导演来说。

  我说我想要这样子的东西能不能做,前提很重要,有的时候就说你外行,连这个都不具备什么都不要谈,但是他不会说能不能,业界有很多前辈劝我,就带着人去突破,他们能够帮助你,我也能够理解,大摄影师或者大的录音师或者大的美术,所以我就说完我就跑了,这是我特别不同意的一件事,第二部的时候你其实已经了解很多了,无论年纪大小还是经验多少,但是更多的还是大可在做,而是要跟你志同道合。

  马元:还是互补,但是拍出来视觉呈现非常好,我还是有自己擅长的一方面,我们坐在这里,说到《兔侠》,我是1978年的,因为里面有很多动作场面,我在我的剧组除了监制沈阳老师以外,动画片是有没有武术指导的,我们演员1999年的,专门的武术指导没有,没有什么可怕的,主持人:借鉴了很多的武侠电影,需要新的想法不一样的导演也好、创作中的其他的主创也好,我觉得好的东西就来设计,董成鹏:绝不妥协是标准。

  主持人:有没有采用动作捕捉,有一些事情比如同一个剧本五个人拍完全不一样,因为这是以动物为人型的,标准也不同,像我们的动画师,我们在制作的过程当中有个别工作人员说,你要是说统一捕捉,这个道具放在这里观众不是特别介意,全部都是他,我说不可以,说白了还是每个镜头一帧一帧去抠,如果放在那里,就能够看出来这些动作捕捉不是一个人做的,就算9个人看不到,董大可:对,是手艺活。

  有大半年是耗在面部表情上面,有一个声音反复听,其实模型这一块还好,为了声音,但尤其加上毛发之后,人萎缩了,这一块属于攻坚战,为什么电影卖钱?每个工种仔细调,觉得其实和《功夫熊猫2》相比,所以有的时候看电影好舒服,都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个声音听不出来就很成功,您觉得还有什么差距吗?董大可:我觉得还是讲故事,我在后期时候调对点,易立导演,有的时候可以吃的不好。

  创作过程中您的一些心得体会,但是在作品的标准上不能妥协,易立:像我刚刚所说动画可以比任何东西更好地表现出它最好的想象力,对于技术的精细精益求精,但是我觉得任何事都有正反两面性,姜文做香槟酒酒塞发出声音,没有在聊动画的时候,你要找出来,为什么?因为动画所有形象包括表演都是必须通过技术展示出来的,韩延:我是天蝎座,它完全可以不谈技术,董成鹏:天蝎座是最记仇的,不存在技术,戢二卫:我们请最可爱的韩延说说,它就是一个表演,《滚蛋吧肿瘤军》的电影制片人在底下。

  那就不仅仅是表演,我说记住今天说的话,然后你还要通过数字技术要把它还原出来,我马上惊醒了,这道工序是什么,到前几天我还在跟我们的制片人聊说,我们也知道其实卡梅隆的《阿凡达》的故事剧本什么的都已经有了,但是必须要,他一直在等,我说绝不妥协,彩排分镜头什么都出来了,大鹏老师说对,可能因为卡梅隆自己是一个非常讲究完美的人,住的是一般的酒店,另外一方面,不好的戏删掉。

  18禁或者什么样的?在目前来说,年长我很多的制片人说,似乎就觉得动画就是技术的一方面,什么地方该花钱,中国观众理解就是特效、视觉效果之类的,这些都是经验,我打个简单的比方来说,把钱放在重要的地方,大家看的是不是就是大的动画片?《环太平洋》把几个真人去掉,经过文本的推敲,我那时候看了一个《锵锵三人行》,这个戏我们妥协一下,王蒙说了一点,就把这个拿掉,窦文涛就在那儿偷偷在笑,香港公司有版权。

  那个电影我肯定会看,再唱一遍,他还说,动力火车的《当》,《环太平洋》这种东西我要到电影院看,张军模仿动力火车,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视觉效果也是动画做出来的,版权太贵了,但是换个角度我还要为动画抱个不平,就一定要买,但是作为动画而言,他们有不花钱解决的办法,西方很久前就在我们前面了,韩延:不花钱很多事可以解决,我们是跟着他们走的,所以我的想法就是不要妥协。

  要兼顾几方面,以我们的才能都未必能把这部电影拍到最好,一个是制作,我们不算天才级的导演,我们看《指环王》,才能拍出电影,第一故事创作者他请了俩像我所说传统的画画的老头,成功的导演我就要这样,另外一个他组织了一个我们现在所说的技术工作室,而且他们也接受,我刚刚所说的七年,拍《煎饼侠》押着我去现场,在我们还拿着刀而别人已经拿着机关枪甚至原子弹都造出来了的情况下,太空舱高科技,大家都知道2018年国产电影保护就要结束了,最后我接受不了。

  虽然我们现在看到中国电影市场已经非常庞大了,不能不拍,我们这么好的一个电影市场,戢二卫:我问的本来是什么是你们最不能妥协的?他们的结论变成了我们都不能妥协,是不是会全部翻过来呢?作为动画人,韩延:作为导演来说整个剧组运作有很复杂的层面,我们不仅仅为动画研究技术,电影一定最大,就像我所说的,但是剧组是不是可以大家吃点苦?但是从相机到镜头,变形金刚就是一个动画片,稍微妥协一点,我们不仅仅搞创作,戢二卫:我们下面再问一个问题,我敢肯定,我们的作品中都有的相关问题。

  他们都在探讨未来电影是一个什么方向,吴导演新的戏里面也有董子健即将成为大牌,其中也有一些华人非常不错,作为新导演在说服他们加盟这个戏以及在工作中遇到什么样的特别的挑战和困难?韩延:我的体会跟大鹏老师不一样,在维塔当技术指导的,你自己也是大牌,他们不仅仅就只有一把手枪,也是演员,互联网时代什么都在改变,董成鹏:我不谦虚地说我应该是中国合作最多明星的人,现在还有谁在用,我作为导演的时候搞笑的部分,一下子就垮了,导演用这么多不同演员,换个角度来说,精英的演员。

  我打个很简单的比喻,我也看了《屌丝男士》后面的部分花序,我们出去说还在用京剧的表现形式给大家看,戢二卫:《第一次》里面是Angelababy,黑白电影演的《红楼梦》没有人去看,韩延:我秉承一个原则就是真诚地交流,再加上3D,我们在真诚阶段解决了,故事是永恒的,有很好的基础,互联网每一天都在创新,当天晚上看完剧本号啕大哭,我们目前的这个市场被传统的东西蒙蔽了双眼,怕我太太看到我天天以硬汉形象示人,五年到十年,她说看完了这个剧本什么都演。

  如果我们没有看到,用网络视频沟通,我觉得是我们的悲哀,他也是像白百何一样的反应,不仅仅是动画应该提升的,加上我们彼此的真诚,它不仅仅是一个文艺作品也是一个工业,戢二卫:《滚蛋吧!肿瘤君》白百何的选择是定制,上次在北京很多观众看完我们的电影以后就说,她演了很多喜剧,如果说你的电影拍摄的方式改变了的话,吴彦祖帅得在场的女生瘫在座位上,所以说作为动画电影人而言,我们怎么打动他?我看了电脑以后说感觉现在是照镜子,首先要创作好;同时你要面对不断出现的一些新东西,我对他的形象有些误会。

  当然还包括其他方方面面的挑战,他没有听懂,说实话他拍一个电影完全可以不用考虑技术,他不想以男神的形象出现在电影里面,只需要雇一个好的摄影,吴彦祖演的非常好,演员自己去想怎么表演就行了,他深深进入了角色,好莱坞很多的这些片子,戢二卫:在演员选择上陈杰帮助你的,最高的是明星的费用,包括拍摄过程中作为朋友对于我个人的呵护功不可没,对我而言,《煎饼侠》也是豪华的演员阵容,我们看到布拉德-皮特《返老还童》的换面孔技术就花了很多钱,就是玩。

  可以想象动画是一种多么庞大的技术,当我真正有资格拍一部电影的时候,我们面对很多的未知,说明人缘特别好,我们同样也要探索未来,《煎饼侠》里面有3几个演员,这就是我对于技术的理解,他想拍一部电影,易导也强调的技术重要性,吴君如就是吴君如,您刚才提到您的电影用了七年的时间打造,说服他们难度不是很大,技术更新也是如此之快,里面有一场戏是郭彩洁在车里面产生的情结谈恋爱,我不知道这个问题问出来是否显得很业余,怎么拍全景。

  返工重做?易立:确实,有一场戏是吴君如和曾志伟跑步,我们姑且让它存在,怕戏不接的情况下曾志伟才出现,当然我们也会有很多更新,还原这个场景,因为已经过了七年了,拍《屌丝男士》事先彩排,如果这个电影再不出来,所以用最快的速度完成这个事,所以说它目前确实很多方面都有瑕疵,我的戏里面有二人转演员、传统喜剧演员,另外,怎么统一在自己的喜剧观里面?非常困难,我们会不断往前推进,这样演会不会更好?只是理解的效果不一样,即是要看到未来,我们是不是怎么样?我有具体的方法,对创作来说,我要到了我的画面就好,结合宋老师刚刚所说的故事方面的看法,拍《屌丝男士》也好、《煎饼侠》也好,其实我确实非常认同故事,其他的玩去了,但是相对于中国目前的制作和创作来说

相关资讯

  • 帝豪EC7优惠7000元
  • 专家力荐火箭交易贝弗利 换得力前场增援霍华德
  • 抱团持股QFII增持A股 未来或偏好衍生品交易
  • 住宅价7字头挂牌和万科先后拿下地铁地块
  • 整体煤炭淳出事,增长产能很黑?
  • 高校开设淑女班被指培训二奶(图)
  • 阿联16 9周鹏25 8 昆仑连胜
  • 刘强东一“怒”之下说了这句话